=阿飘(头像来自甜砸(是自家女儿雨水(比心【ask.fm/makoharukikuro【P站http://pixiv.me/ba_s

【叶黄】啾

萌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家三口(?)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脑洞:

 游隼叶修x黄鹂少天   感谢喜欢


——————————————————————————————


这个世界有很多很多奇妙的生物,存在地球上的各个态区里。




荣耀区的特产小生物们是一群鸟。




他们在这块区域里相互交配繁衍,产下蛋,雌性孵蛋雄性捕食,过着和平幸福的生活——但也不是所有的鸟都会被顺利孵出来。




就像黄少天在蓝雨阔叶林边界上捡到的这颗...这颗有着奇怪花纹的蛋。黄少天用自己的爪子戳了蛋两下,没什么反应,他凑近一点侧过脸,把自己的耳朵贴了上去。




“......”还是没什么反应。




大概这是一颗被遗弃的蛋...自然界太残酷了,鸠占鹊巢的事情太多,甚至连鸟类同物种之间也会有捕杀,物竞天择,在荣耀区弱者就会被淘汰,这就是自然。




但是也会有一点奇迹的发生。




比如说,你遇到一只好心的,愿意把你带走的鸟——就像黄少天。




黄少天是一只黑枕黄鹂,是鸟类中比较善意的那一种。虽然属于雀形,可是他实在太天赋异禀,比一般的小黄鹂长得大了这么一点点,羽毛也是更加鲜亮的明黄色,细长的爪子和粉色的嘴。




啊嘴,黄鹂的嘴。




喻文州不止一次的想过是不是所有的黄鹂都这么话唠,还是只有黄少天是,他一只好好的白头鹎,认识黄少天之后总觉得头上的白毛都被吵掉了不少。




“文州!文州你看我捡到了一颗蛋!!”黄少天在离喻文州差不多十米的地方,他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




好的,现在全蓝雨林子都知道黄少天捡了一颗蛋。




“我去,黄少你可以啊?”郑轩从树上飞下来,在黄少天面前打量了一会儿那个蛋,“你前几天捡回来一堆亮闪闪的东西,今天就捡回来一颗蛋,说实话是不是你在外面的私生蛋??”




“滚你的我就是看见它在外面才给捡回来的!”黄少天抖了抖身上的羽毛,他本来就不太爱走路,为了这颗蛋愣是没敢飞太久,怕给抓碎了,一路抓着飞一段就放下来拿翅膀护着推一段。




路途上走得凄凄惨惨,还要提防地上的其他动物,害得他身上原本油光水滑的黄毛毛都给蹭乱了。




“呃,少天。”喻文州从树上飞下来,这颗蛋的花纹有些奇特,他在蓝雨林子里没见过,不知道是哪种鸟,要是一样属于无害的小型鸟就罢了,假如是一只大型的飞行鸟..“你从哪儿捡的这个蛋?”




“就在蓝雨西边的边界上——我刚去那儿找张佳乐!这破鸟又骗我啊说好的时间等半天都不来,我就在边上兜圈子,后来就看见这个蛋了。”黄少天在蛋壳上拿翅膀拍了拍灰,“我不知道咋了总感觉这颗蛋有一股奇妙的熟悉感...我能养它吗?”




“还说不是你的私生蛋!”郑轩摆出一副惋惜的样子摇摇头。




“滚滚滚!!!”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抓着那颗才到他肚皮高的蛋飞去了自己的树枝上。




蓝雨西边的边界与嘉世地盘接壤...虽说就隔着一条河的距离,可两地的风貌差别极大,蓝雨阔叶林里大多是雀形鸣禽的,而嘉世则是类似于林地的开阔原野,生存着一批隼类。




大型隼类的食物链中有小型鸟,勉强也算是他们的一种天敌,要是黄少天带回来的这颗蛋是一颗隼蛋...




“队长!你还有多余的枯草吗???”黄少天从树枝上探出一个黄色的小脑袋,“我感觉我体温不够啊??我要是孵不出来怎么办?它会不会死啊??”




“...我去拿给你。”喻文州挥动两下翅膀,从自己的窝里叼了一把枯草给黄少天。




算了吧,喻白头鹎把自己那些过于担忧的想法丢开,或许黄少天只是捡到了一颗普通的雀蛋,毕竟这颗蛋的体型看起来很小,花纹也和他们的相似,如果真的是隼大不了就丢出蓝雨。




更何况这颗蛋能不能被顺利孵化出来都是个未知数。




黄少天把努力爪子缩起来,用自己的肚皮覆盖住那颗蛋,他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作为一只黄鹂,他的生活可能和普通黄鹂不太一样,黄少天不像其他的同类一样每天专注于求偶,交配;他更喜欢飞行,捕捉,甚至会去刻意挑衅比他大的鸟类,他大概是一只投错胎的鹰。




所以对他来说,孵蛋这件事有点太困难,他甚至没办法在蛋上坐稳。




“我靠我的爪子要麻了。”黄鹂鸟张开翅膀勉强保持了一下平衡,他毛茸茸的羽毛蹭在蛋壳上,“我感觉这个蛋硌到了我的胃...”




“黄少。”郑轩就住在他下面的那根树枝上,他探出一个脑袋看上面动作艰难的黄少天,“你知道吧?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出去帮你找一只代孵妈妈...你只要把你的私生蛋交给我...”




“老郑,要不这样?你和我一起孵?”黄少天从上面伸出头和他对视,“讲真,现在又不是孵蛋的季节,你去哪儿找鸟,而且我看你的毛也挺软的...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一起孕育蓝雨的未来??”




“......”郑轩被“孕育”这个词噎了一下,总觉得哪儿不太对,他们蓝雨的小斗士,有着鹰心的黄少天,居然说出“孕育”这个词...




不过最后黄少天的蛋还是被蓝雨全体承包了,毕竟黄鹂鸟是真的没有这么多的耐心去整天陪着蛋,他还需要捕食。




全蓝雨鸟群里头,没有一只雌鸟,然而这群大雄鸟们,每天都轮着班以一种慈爱的姿势孵着那个蛋。




以至于张佳乐来找黄少天的时候被这种诡异的场景吓了一跳。




不过那颗蛋并没有在蓝雨呆上很久。




在一个可怕的夜里——好吧,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只是黄少天因为被蛋硌得厉害而无法好好睡觉,他做了一个噩梦,梦里他被一只隼抓去倒吊着绑在了树上。




然后他就醒了。




黄少天挪了挪自己酸痛的爪子,打算去地面上找一点干枯的草,或许多垫一层枯草会让他的孵蛋之路顺畅一点。




而就在他叼着枯草飞回窝的时候,他的蛋消失了。




他的蛋!!!他那颗有着奇妙黑白花纹!!蓝雨孵了快一星期的蛋!!




接着他就看见了一个影子从树顶上飞过,那个影子有着宽大的翅膀,棕黑色的尾毛,他的蛋就被抓在那只鸟的爪子里。




那是一只隼,就像他梦里把他倒吊起来的那一只。




但是黄少天显然不是一只普通的黄鹂,他忍住了张开嘴的冲动(叫喊几乎是黄鹂的本能),扇动翅膀追着那只隼飞了出去。




他要找回他的蛋。




隼飞了很远,好在叶修今天晚上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去飞行,他只是抓着那颗脆弱的蛋,漫不经心的飞过了蓝雨的边界,然后停到了自己的枯树干上。




叶修抖了抖翅膀,把它们收到身后,然后把抓在爪子里的蛋小心地放回了自己的窝里——隼的窝大概是黄鹂窝的两倍那么大。




接着就在他打算缩到一边睡觉的时候,有一个毛茸茸的黄色小家伙袭击了他。




黄少天几乎是用冲撞的方式砸到了叶修身上,他用尖利的嘴啄了叶修一口。




“哟?小黄鸟?”叶修被他叼走了两根羽毛,这只黄鹂他是见过的,蓝雨的黄少天,出了名的话唠好斗,他在蓝雨与嘉世的边界老是能窥见这只鸟的影子——因为黄少天的毛色实在太抢眼了。




“叶修!把我的蛋给我!”黄少天呸呸呸地把嘴里的毛吐了,张开翅膀停在叶修的窝边上,往前俯下身子,颇有种要和叶修一争高下的气魄。




他张开翅膀显得身上的毛发更加显眼了,尾翼那里两道凌厉的黑纹完全展开——蓝雨说的没错,这只黄鹂的确有鹰的架势。




“你怎么知道——收回你的翅膀!趴下!”叶修原本还抱着观赏的心思打量面前的小黄鸟,话没说一半却脸色一变,展开自己的翅膀一把压住了黄少天。




“我靠你干嘛啊要打架是不是!!”事发突然,黄少天被人压得一个踉跄,失去平衡地往前栽了两步,滚进了叶修的窝里,被那只隼揽在了翅膀下面,“你放开我!要打架正面来啊你干嘛压我!”




叶修收了收翅膀,把黄少天整个罩住了:“嘉世巡查的鸟来了,你要不想被抓走就安静点。”




每天晚上嘉世都会有鸟巡逻,从他们领地的高空飞过,这片区域几乎是平地,仅有的一些植被也是偏向枯黄色,黄少天这么鲜艳的一只黄鹂,只要那只鸟不是瞎了就一定能看见。




叶修用自己的翅膀把黄少天盖住,试图用自己的颜色来保护这只小黄鸟。他翅膀下面的小黄鹂啾啾了两声,顺从地把自己的缩起来,躲到了叶修的翅膀里。




嘉世巡逻的鸟在领地上空盘旋了两圈,发出一声没有威胁的叫声便走了。




“行了吧?他走了没有??我可以出来了吗??”黄少天从叶修的翅膀里冒出一个头,脑袋顶上的小黄毛被蹭乱了一点。




“行了。”叶修收回翅膀,瞅见被他护住的小黄鸟忍不住有点想笑。原本黄鹂顺滑的羽毛被他揉的一塌糊涂,像极了一粒愤怒炸毛的小圆球。




“喂你笑什么啊?!”完了,这是真的炸毛了,黄少天用自己的嘴粗略地理了一下羽毛,“我的蛋!你把我蛋给我!”




可惜他原本那点气势被一闹腾,再配上现在这副毛发凌乱的小可爱模样,威慑力实在是下降太多。




“你怎么知道那颗蛋是蓝雨的?”叶修转头看一眼自己身后那颗带着奇妙花纹的鸟蛋,“听说你是在蓝雨和嘉世的边界上捡到的?”




“拜托,这颗蛋这么小,总不会是你们隼的吧??”黄少天压低嗓子,他也不想再次引来嘉世的巡逻兵,“而且我们已经照顾了这颗蛋一个星期,是我把他带走的,就算他是你们的蛋,你们也已经丢弃了他——”




“我们重新带走他了。”叶修歪了歪脑袋。




“靠!那你是不打算还我了?”黄少天的爪子用力扣住了地下的鸟窝,有点愤怒。




“放心吧小黄鸟,如果孵出来是你们的,哥就把他送回去。”叶修动了动翅膀,给黄少天让出一个范围。




“...我们如果孵出隼,也会把他送回来。”黄少天往前挪两步,似乎想再看一眼自己的蛋,“你们要怎么孵?”




“我会把它送去嘉世的雌鸟那里。”叶修其实也是一只完全不懂孵蛋的单身鸟。




“哦。”黄少天的声音似乎有点低落,他伸出翅膀碰了碰在叶修身边的蛋,“不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孵出来已经够惨了...你们还要他在一群不熟悉的鸟类里醒来,我可怜的蛋...”




“......”叶修的内心受到了一点道德谴责。




“他在幼年的时候就会被大型的鸟欺负...”黄少天持续拿低落的语气说话,他背对着叶修,把那颗蛋轻微地往自己这儿揽了揽,在叶修歪着头思考的时候偷偷伸出爪子扣住了蛋,“长大之后他一定有心理阴影——所以我还是把它带回去吧!”




小黄鹂迅速地展开翅膀腾空飞起,他几乎就成功了,如果头顶上没有传来巡逻隼的叫声的话。




叶修再次把黄少天遮到翅膀下面,他趁机揉了两把小黄鸟的毛,第一次有点感谢自己嘉世这烦人的巡逻制度。




“我靠,你们一个晚上到底要巡逻多少次??”黄少天在人翅膀下面愤愤道,不满地啄了一口叶修的尾翼。




“很多次。”从叶修的嗓音里就能听出他的幸灾乐祸,“所以就算你从我这儿骗走了这颗蛋,以你的速度也没办法飞回蓝雨。”




的确是这样的。黄少天忧愁地看了一眼爪子里的蛋,他独自飞过来的速度够快,可是要是带着一颗蛋,可能飞不到边界就会被嘉世的巡逻鸟发现。




毕竟他,是一只有着鲜艳毛色的黄鹂,飞在嘉世这种荒芜的领地上,就和打着“来抓我”的牌子差不多。




“要不这样。”叶修收回翅膀,注视着被他揉得乱蓬蓬的黄少天,“你留下来和哥一起孵蛋?”




让一只黄鹂和一只隼一起孵蛋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在食物链上四舍五入一下勉强都能算是天敌了好吗??




“你说的,可怜的蛋没有在亲人的抚养下长大会有心理阴影。”叶修把黄少天拿来骗鸟的那些话照搬照抄,用着哄骗的语气“你留下来的话不管他是什么物种,他都能在醒来的时候看见同类,对吧?”




“......”黄少天的内心有点犹豫。




“不同意哥就在下一次巡逻鸟来的时候把你丢出去。”叶修故意吓唬他,好笑地看着黄少天整个鸟抖了抖。




靠好特么无耻!黄少天焦虑地伏在蛋上,身边睡着一只隼。




隼的窝很大,足够他们两个一起缩在里面,但是他们的窝太硬了,几乎全是粗糙的枯枝干,没有一点点柔软的东西——恩,在黄少天边上的叶修毛勉强算是这里最柔软的东西。




叶修展开了一边翅膀盖在小黄鸟身上,免得睡着的时候巡逻鸟再次到来。黄少天顶着他的翅膀,身下硌着蛋,感觉自己要失眠一个晚上。




只是感觉而已,实际上他被叶修盖着睡得相当快,还一夜无梦,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见身边的隼,黄少天下意识地张开嘴叫了一声。




清脆的,响亮的黄鹂叫声。




“嘘——”叶修动作敏捷地伸出爪子扣住了黄少天橘粉色的小嘴。




黄少天在叶修的爪子下面挣扎了两下,他明黄色的羽毛罩在阳光下面,眼睛边上的羽毛有一道深蓝,衬得鸟眼睛更加亮,尾翼上的黑色纹理并不是全黑,而是一种接近漆黑的墨绿。




恩..这只小黄鹂的确长得很俊,叶修近距离打量完黄少天,把自己的爪子松开了。




“你们白天也有巡逻啊?”黄少天被中途强行抑制叫声,有点憋屈的问了一句。




“没有。”叶修抖了抖展开一晚上有点酸痛的翅膀,“只是你叫得有点吵...”




“我靠!!”黄少天怒。




他发誓答应叶修留下来孵蛋是他鸟生中最失策的一个决定!没有之一!




特别是当他整个白天都只能缩在叶修的窝里,陪着那颗蛋,等叶修——不他并没有用等这个字!叶修回来之后会给他带来食物,以及一些黄少天要求的,柔软的东西。




“你觉得这个软?”黄少天嫌弃地看着叶修叼回来的小型树枝。




“...那少天大大觉得什么比较软?”叶修看着小黄鹂。




“干枯的草。”黄少天难受地在蛋上挪来挪去,他觉得自己再孵下去就要被硌吐了,啊,母亲真不容易。




第三天叶修给他叼来了一小块草皮。




“我靠!”黄少天惊叹了一声,把草皮铺到了叶修的窝里,再趴到蛋上的时候他觉得好多了。




但是当天晚上叶修并没有睡好,躺在那块柔软草皮上让他整个隼都有点腰酸背痛——翅膀酸爪子痛。




很多时候黄少天都在叶修的翅膀下面睡觉,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习惯被叶修按着睡着了,还有一些时候,他就算没有在睡觉也被叶修拿翅膀罩着。




比如下雨的时候。




蓝雨阔叶林里的鸟在每个雨季都会躲雨,他们的羽毛并没有太多的油脂层,特别是腹部的那层绒毛,被雨沾湿很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例如飞不起来,或者是感染一些疾病。




而生活在嘉世荒原的隼显然不用躲雨,他们的生活的地方就没有躲雨的空间。在第一个雨天到来的时候黄少天被扎扎实实地淋透了。




他缩在叶修窝的角落里,整个鸟都沾湿成一小团,身下还护着那颗小小的蛋。他原本好看的毛发变得湿漉漉黏糊糊,失去了以前的光泽。




叶修回来的时候被黄少天的样子吓了一跳。




“喂,黄少天??”叶修飞进一点,把小黄鸟拿翅膀揽住。




万幸的是黄少天还能叫,他用自己湿哒哒的翅膀在叶修身上推了一把,示意他不要压着蛋,在叶修的怀里低低地啾了一声。




叶修不太理解黄少天为什么对这颗蛋这么执着,他把黄少天从蛋上抓起来,扣在爪子里,尽量控制力道不勒到黄鹂鸟,他飞去一个嘉世的高坡上,那里有干燥的草皮,和广阔的地面。




雨早就停了,平原的雨水和阳光都来去很快,叶修把黄少天放在太阳下面,试图把这只小黄鸟晒干。




“那个蛋的花纹很像我的。”黄少天缩在太阳下面,拿嘴巴理毛,他是蓝雨唯一一只黑枕黄鹂,蓝雨里没有他的同类。在他出生的时候是魏琛把他孵了出来,他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对亲人唯一的理解就只有那个破掉的蛋壳。




他记得自己蛋壳的花纹。




“所以。”黄少天的毛发变得蓬松,他冲叶修展开翅膀,好让自己的羽毛得到更多的阳光,“那颗蛋一定是我的!!我把他孵出来之后就带回去!”




其实他不用等蛋孵出来,他在叶修离开的每个时候都可以带着蛋走,只是黄少天没有,不知道是因为他答应叶修了,还是因为其他的一些原因。




叶修抓着黄少天飞回窝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被晒干恢复精神的黄少天一路上都在动来动去以及喋喋不休。




中途挣扎得太厉害以至于叶修不得不松开了自己抓着他的爪子。




“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突然放开丢下的黄少天慌乱地扑了两下翅膀,“卧槽,差点忘记我会飞...”




飞下来找他的叶修:“......”




被淋过一次之后叶修都会赶在下雨之前回自己的窝,就因为这个原因,被苏沐橙调侃说是不是恋爱了。




叶修不可置否地抖抖翅膀,飞回去给自己的小黄鸟挡雨。




黄少天在叶修的翅膀下面聒噪地叫个不停,叶修听一会儿就忍不住和他拌嘴,逗两下那只小黄鸟就会时不时地炸开毛。




黄少天愤怒地冲叶修啾几声,用嘴啄走叶修身上的两三根羽毛,垫在蛋上面——恩..还挺舒服。




后来叶修干脆给他叼回来一片巨大的叶子,说实话,叶修叼着那片叶子回来的样子有点搞笑,黄少天远远地看见他飞过来,笑得差点从蛋上滑下去。




叶修叼了一片阔叶给他,下雨的时候黄少天可以躲在叶子下面。




行吧,现在叶修的隼窝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型的蓝雨阔叶林。




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黄少天还是会被叶修的翅膀揽过去,以至于他每个早上起来都需要重新理毛,他甚至开始怀疑叶修是不是故意在他睡着的时候弄乱他的羽毛。




在他每次理毛的时候叶修都一直盯着他看,被隼类的蓝色眼睛锁定感觉并不是特别好,黄少天有一次被叶修盯烦了,犹豫着过去拿嘴巴梳了一下叶修的翅膀。




“嗯哼?”叶修看着凑过来帮他理毛的黄少天。




“闭嘴!”黄少天用力地把叶修的毛发梳开,“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啥,没理过毛啊?”




叶修忍住笑意,他只是很少见到这么鲜艳(还话唠)的鸟。黄少天在他翅膀下面动来动去,叶修作为一只有本能的隼,实在没克制住自己的原始冲动,拿爪子狠狠地揉乱了黄少天的毛。




愤怒的黄少天鸟飞起来冲叶修俯冲了过去。两个鸟在窝里撞成一团。




黄少天在叶修的窝里孵了大概一个星期的蛋,而那颗小家伙一点动静都没有,黄少天仔细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得带回蓝雨,因为蓝雨有很好的食物温度,以及他熟悉的鸟群。




“老叶,我发誓如果是隼我一定会送回来!”黄少天在叶修的窝边上和人嘴炮,“要不你跟我回蓝雨我们一起孵?”




“你不怕我去吃了蓝雨的鸟?”叶修眯起眼睛,提醒黄少天他们是天敌的这个事实。




“你...可是我那什么。”黄少天在鸟窝边上转了两圈,叶修给他叼回来的那片阔叶失去了水分,干枯地垂在窝边上。




他被叶修的蓝色眼睛看着,有点说不出话。




他们两只鸟沉默了一阵,接着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咔嚓咔嚓的,像是...那个蛋破壳了。




“我靠?老叶!蛋破了啊啊啊!”黄少天钻进窝里,从叶修的翅膀上探出一个头,紧张兮兮地盯着蛋上那道裂纹。




一个小生命的出生永远是美好的,神圣的,不管这只鸟是属于蓝雨或者是嘉世——




从蛋里冒出来的头部是灰色。




黄少天沮丧地缩了缩脖子。




接着小鸟崽从蛋壳里拉扯出自己的雀状翅膀。




叶修惊讶地抖了抖毛。




这是一只长尾山雀。不是黄鹂也不是隼,是一种其他的物种。准确的来说他不属于蓝雨,也不属于嘉世。




“妈妈!!!”刚出蛋壳的卢瀚文小鸟崽对着叶修,响亮地叫了一声。




叶修隼:“......”




黄少天鹂:“......”




好吧这个嗓子其实更像黄少天多一点。




“不是。”黄少天试图指导这只小鸟崽,“他不是你妈妈...”




“...妈妈...?”卢瀚文犹豫地转过身子,对着黄少天。




黄少天鹂面容复杂:“...呃..我也..”




叶修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小生命诞生造成的混乱显然不止这一点,他们的动静太大,而现在的时间点显然是嘉世巡逻兵干活的时候。




黄少天被发现了,叶修没来得及把他藏到自己的翅膀下面——更何况就算他藏了一只,也还有一只新出生的在。




在嘉世的领域内私藏其他地盘的鸟,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叶修很有可能遭到嘉世鸟群的攻击,黄少天也很有可能被抓走。




他需要搬家——但是从习惯生存的地方离开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搬家需要准备很多东西,他甚至需要新做一个窝。




“咳,那什么,你要是急着走,可以先去蓝雨...”黄少天拿翅膀碰了碰叶修,“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吃了我们?”




等黄少天带着叶修,叶修抓着卢瀚文,回蓝雨的时候,郑轩从树上飞了下来,惊讶地看着他。




“Excuse me啾??黄少你还捡了个鸟回来???”




卢瀚文从叶修的身后冒出头:“妈妈!”




“我去,黄少天你和这个鸟在外面生的蛋???“




“......”伶牙俐齿的黄鹂鸟少天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先吐槽自己叶修和卢瀚文完全是三种不同的鸟,还是先吐槽他和叶修都是雄性..




叶修搬到了蓝雨的边上,嘉世与蓝雨的交界处。




为了保护卢瀚文小鸟崽心里的家庭梦想,防止他长大后有心理阴影,黄少天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住去叶修的窝里。




对,叶修的窝还是变成了一个迷你的蓝雨阔叶林。




虽然黄少天和叶修已经努力的正确指导卢瀚文山雀应该怎么成长,但是他在成长的过程里依旧存在很多问题。




比如半夜的时候他看见黄少天从叶修的翅膀下面钻出来,并且在叶修的黄色嘴巴边上啾了一口。




卢瀚文:“妈妈你为什么要咬爸爸??”




“闭嘴我不是妈妈!”黄少天郁卒,“而且这也不叫咬!!”




END。


感谢喜欢






文后接一个科普。


少天:黑枕黄鹂,体长22~26厘米 ,通体鲜黄色 。嘴较粗壮,上嘴先端微下弯并具缺刻,嘴色粉红。翅尖而长,尾为凸形。腿短弱,适于树栖,不善步行。腿、脚铅蓝色。雌鸟羽色染绿,不如雄鸟羽色鲜丽;幼鸟羽色似雌鸟,下体具黑褐色纵纹。






图片全部来自网络,第一张是幼鸟,第二张是成年的飞翔天天。


但是我私心设定天天介于两者之间又毛茸茸又帅ORZ


叶修:游隼普通亚种是游隼的亚种之一,体长约40厘米,翼展大约80至120厘米。是俯冲速度最快的鸟类。








设定是26厘米的天天和差不多40厘米的老叶..其实老叶找了好久其他的很帅的鸟都太大了orz 感觉天天进击的砸过去并不能威胁到..然后黄鹂虽然体长和游隼差不多但是翅膀展开并没有那么长。


我对鸟也一窍不通这是查了两天资料之后的结果orz,哪里有写错的话还希望多多海涵就当个可爱的故事看吧TVT。


 @阿葳葳葳 最后把这个宝宝推出来挡枪  我其实已经戒小动物梗很久了昨天聊了聊居然又开始写orz


推出来了也请轻点射这个宝宝TVT  蠢白傻算我的。




叶黄TAG又把我吞了...TVT



评论
热度(1303)

© 阿飘 | Powered by LOFTER